外棉现货延续冷清低迷棉商被迫降价抛货

  据青岛、张家港、广州等地棉花贸易商反映,12月以来保税库除少量澳棉、巴西棉有成交出库外,印度棉、美棉、西非棉、乌棉等其它产地棉花则询价少出货更少,整个外棉现货延续冷清低迷。

  与美棉受加征25%关税影响较大不同,印度棉(少量为2018/19年度新棉)、西非棉的品质、等级、其它指标无法满足纺织企业高支高配纱需要;而乌棉则因报价偏高且可筛选可议价货源太少。

  山东、河南几家棉纺织企业表示,11-12月抵港交货的巴西棉相对活跃一些,买方和贸易商大多不入保税库而是直接通关,或运回厂或入内地棉花仓库(不仅仓储费较低且便于客户看货提货),因此各主港税库巴西棉数量均不大,出货也较低。

  近几日尽管ICE期棉主力合约重上80美分/磅、保税棉库存止涨回落,但贸易商仍在不断加大美元报价、人民币报价外棉的销售力度,6/7月“抢关”的2017/18年度EMOT/MOTSM1-5/32成交价跌破16000元/吨(净重);一致性稍差、断裂比强度低于29GPT澳棉港口提货价也下滑至16800元/吨左右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一方面按惯例12月下旬相关部委将陆续发放2019年1%关税内棉花进口配额(89.4万吨),不仅配额转让、租赁价格下滑,且1/2月外棉清关数量将明显增长;另一方面临近年底,贸易商、棉纺织企业现金流压力不同程度上升,“活下去”成为部分棉花企业当务之急,因此抛货现象越来越常见。另外郑棉期货反弹力量不足,新疆棉现货报价再次疲软松动也加剧港口贸易商抓紧清仓出货、落袋为安的情绪。(来源:亚洲纺织联盟)